2017-7-1

2018-4-30

2019-1-20

2020-1-15

2020-8-22

2020-9-20

2020-7-5

2019-11-22

2020-7-7

2020-6-21

2020-8-2

2020-8-2

2019-3-1

2019-1-1

2017-6-30

2019-6-13

2020-2-18

2020-7-5

2020-8-11

2020-9-11

2020-9-1


返回列表 发帖
立即博
赌钱处上风时,瞎打都ying,但处于下风时,多少钱也不够输。
早上天亮后,保险柜里只剩下2W块。
那一刻,我真的心凉了。

TOP

吉祥坊
当天,我们从富豪把房退了,住进回力,又在回力把码粮取了出来。
手上凑了4W,我自己留1W,给三倌3W,让他先去赌,我想去打令浴室2放松一下先。
三倌拿了钱下楼,这时他手机有短信进来,我就看了一下。
只看到2条,他发出去:现在钱都输完了,怎么办?
虎子回信:笨蛋,早点搞,他那些钱还不都是你的!
当时我真的很失望,三倌欠亲友2w多债,我出门前帮他还掉1W,刚到am那几天ying了钱,帮他还清了债务。还帮他买了个5千多的手机,他身上一身名牌也全是我买的。
他怎能这样对我?
抽了根烟,冷静了一下。
我下楼找到三倌。

TOP

当时他面前chou码已不到1w块了,我跟他说,别赌了,换完钱走吧,我们出关。
当时我就退房,我们出关坐车到了广州,在广州住一晚,然后乘火车返回武汉,再转大巴回到荆州。
一lu上,三倌问我发生什么事?
我告诉他,生意上出了点问题,我欠厂家一笔货款,没钱给,先回去把货退一些回厂,不然别人要起诉我了。
决口不提短信的事。

TOP

回到老家,我跟三倌分手,从此没有再联系。
回家后,我让家里把生意关掉,店铺转让,货物退回厂家,或是低价折卖给同行。
再说一下我的房产,我父母当时在市区买了个小产权房,35平。现在用于出租。我姐姐觉得那房子太小,又在四楼,于是另买了一套60多平的一楼,给二老住。

我名下当时有2套房子,1套90平,在洪城,1套310平,在太阳城。
回家后,我把太阳城3百多平的房子,押给贷款公司,押了50W。
又独自去了am。

TOP

带了50W入am,这次我决定拿回我失去的一切!
直接去到回力,在帐房将所有现金全部换成泥码,放进包里。上到2楼,2楼的赌台很小,1百2百台,封顶5W。
我上桌,桌上有个人,买了2百块Z,我直接下zhu5w摆到Z上,he官不同意,说超红了。
我扭头看着下2百的人,那人呵呵一笑,收回zhu码。
开牌,Zying,赔了4W7千5。我继续买5wZ,并拿了个5百的现金码丟给那个人。
又ying,然后输。
3把中2杀1,才ying4W4,杀了这手之后,我已锐气不足,开始调低zhu码,2千,3千地赌。
赌到半夜,大约总计ying了8W,便在回力开房睡下。

TOP

起床后,早餐都没吃,以前住富豪惯了,都送早歺卷,在回力都不知吃什么好。
喝了杯茶,抽了支烟。直接下楼上赌桌。
2W,杀!3w又杀,5W打上去又杀,再推5W,还是杀!
上头了,每把2W,3W,手手要打,一铺不停。
泥码输完也懒得去换,就用现金码下zhu。赌到晚上时,还连中几手,将chou码打回30多万,又去换了一次泥码,之后又慢慢掉下去。
我很饿,起床后什么也没吃,烟倒是抽了2包。
咖啡起码喝了7,8杯!
心里又慌又急,手也抖。但就是不知道离场,开始还想,打回50W就去吃饭,后来想,再有30W就先停手吃饭。
到后面就什么也不想了。

TOP

终于洗白,已是凌晨4点之后,仍是没吃饭,回房倒头就睡。
真希望这是个梦,50W,一天就没了,输得稀里湖涂的。
我这是怎么了?

TOP

睡了几个小时,饿醒了,手脚发软。
身上,包里翻来翻去,就几十块人民币。
打电话给家里,让给我汇了1W,又打给朋友,借了2W。
出门时拿房卡,看到那样怡情卡,想起还有几千码粮,赶紧下去取了。
码粮5千6,先去找茶歺厅,吃了个快餐,然后等钱过来。
钱还没到,5千码粮又洗白了。
手是去了水塘边,坐在那里发呆。

TOP

坐到快天黑,再去查,钱已到帐,去从当铺刷了出来。
已是不敢再进回力,但又不甘心。
走了一圈,又进了金龙。

TOP

3W块在金龙,赌了一夜,上上下下,ying了8w,手上已有11w,但越赌越不敢下zhu,后来跑到50台,在那里3百4百地赌。
心中充满悔恨。刚才手气超好,lu又靓,2千多,2千多地跟那个17颗X。
要是敢打,50W也追返了。
就这样,又怕输,又想ying,赌到天亮,终于抗不住,又累又饿地,吃了饭回房睡觉了。

TOP

回房后睡了几个小时,又醒了,急着想打回那50W。
又觉得回力不好赌,于是退了房,住到金龙。
在金龙赌了2天,最高时,手上约有17W,但持续了不久。
一晚上便洗白了。
身无分文,退了房,连押金也拿去在回力的直播机上给输光。
真的是走投无lu,背着包,兜里剩几十块钱,想哭。

TOP

打了电话给小舞,我说,我在am,现在情况不好。
小舞只说了一句,在关口等我。
于是我又让回力叫了贵宾车,送我去关闸。
在出关口等了约1小时,小舞便找到了我,原来她接到我电话,马上自己开车从中山赶了过来。
小舞自己开个红色的飞度,我上车后一声不吭,小舞也不问。
然后一lu去到中山。
小舞在中山有2套房,一套3居室她和老公住,一套4居室,住了她乡下来的两个表姐,还有武哥。
她把我带到4居室,让人收拾了房间给我休息。

TOP

第2天,我睡到中午,武哥敲门叫我起床,然后带我去吃饭,小舞去了香港,这几天给武哥安排的工作,便是陪我喝酒,厂里不用去。还把信用卡给他随便刷。
武哥酒量很好,爱喝白酒,可算是接了个好差事,兴奋得不行。

TOP

这样吃了睡,每顿都和武哥1人半斤白酒。醉生梦死地活了几天。
小舞从香港回来时,没回家就先过来看我,她进门时,武哥和那两个表姐,还有1人不知是谁,4人在客厅打麻将,我在房里看电视。
她进门后,表姐们都站了起来,她又问了武哥几句,便进了房间。随手把门关上了。

TOP

小舞也没说话,只是脱了外套,挤到床上,和我偎在一起看电视。
我伸手揽住她,什么也没说,就这样,静静的。
没多久,她就睡着了。

TOP

返回列表